古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

古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

作者:公司文化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15 18:24    浏览量:

  这老树干,如拧着的捆捆钢筋,身躯挺拔,直冲云霄,仿佛一位神人立于天地之间。下面是美文网小编给大家带来的现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,供大家欣赏。

  现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:一棵老树

  十年前的一个初夏午后,牵着女儿的手,穿过月洞门,来到的一棵躯干上长洞的老柳树下。之前,我偶尔会路过这里,没有太在意这棵树。女儿说,这棵树是独一无二的。她喜欢。于是,举起相机拍下了树的身体,上面是一个黑黑的、深深的洞。我在树的身体上看到几个词:苍老、伤残、顽强、韧性。浓荫蔽日的树冠昭示着它生命的方向,它一直活着,经年累月,精神焕发。那一刻,我仿佛看到自己身体里的洞,和树的病灶类似,就在那里生生地疼。然而,女儿灿烂的笑容在扩张,开成一朵蔷薇,填补了这个洞。

  我们把照片存放进电脑里,女儿将它做了艺术处理,作为生日礼物送与我。这是自然的馈赠,也是女儿年少的一颗爱心,我整个儿地被救活了。一棵树,在废墟上,在春和夏的阳光下,慢慢修复。

  今年,再看到月洞门一侧的老柳树时,它依然蓬勃地舒展着生命的体力,体粗枝壮叶茂。那个窟窿对它而言,不算什么,只是一个疤痕,集结着多少岁月的创伤忧愁,渐渐消融于时间的风尘里。当我长时间地向它行注目礼时,恍惚间,它幻化成一个能歌善舞的女子,她是我的文友其木格。她身着蒙古族服装,年轻的身姿优美动人,笑容恬美,有谁会相信她在几年前因患乳腺癌,身体胸部一侧被刀子无情地切割,留下慑人的创口。然而,病魔并没有让她在音乐事业上退缩,大病痊愈后,充满信心地沉浸在她的音乐世界中,生命的方向在不断延伸,创作了许多知名歌曲。2016年,她的《心中的草原》被德德玛在中央电视台传唱,成就了她多年的梦想,26岁的人生最大限度地发挥着独特的生命价值。我在一棵树和一个人身上读懂了生命的底蕴,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。

  此刻,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抵达灵魂的岸头,这力量把人生引领,回到尘世间的事物的中心。在现实和精神中,我找到属于自己的路,路一直向前延伸着。然而,人有时候会折身反转,在一条路上,走走停停,再回转身重新走过,这是现实之路,也是内心的一种精神意向,因此而释怀,而参透人生真相。

  人生在某个境遇里的感触是最真实的,也是充满诗意的。我行走在树下,天空飘着雨。没有伞,一样觉得有人为我遮风挡雨,满足于这份恬静和踏实里。步向高处,所望见的葱绿,还有黑色屋宇上翻飞的小鸟,花坛内新鲜的月季,都毫无保留地张扬着生命的活力,单纯而简洁。

  生命始终循着时光隧道前行,奔向未来。我时常把自己想象成一朵开在春天枝头的花,鲜活的样子,保持着自由的姿态,来去。当把那些纷繁俗事当作人生的一道道风景收藏,就会珍惜它们带来的美好声音,来自内心的声音。

  面对这棵老树,我会感觉自己的心里像有一粒种子在醒过来,在身体的洞穴处长出新绿。这种感觉可以说是有痛感的,我看到,生命原本就是一次次的复苏。这样的一点绿在内心深处扎下了根,它没有树木的健壮,而树木的存在会是这棵小苗成长着的一个启示。

太阳集团,  现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:村口的老树

  晚上看到一篇写古树文章,让我想起自己村口的那棵老树———长在我家门前的老池畔,估计也有几百年了,挺粗,要两三个人才能围抱。什么树,已经忘了,因为每次经过,只看到它粗壮的树干,常常忘了抬头看它的枝叶。

  儿时,我们在老池畔戏水,洗衣服,围着老树玩耍、捉迷藏。老树脚畔留下了我们太多欢乐的笑声和身影。现在每次回家都要从老树身边经过,而每一次,老树底下都会坐三五个六七个老人,或男的或女的,都是自己的伯伯爷爷,婶婶娘娘,抽着旱烟,拉着鞋底,聊着村里的家长里短,每一个从身边经过的人,都会成为他们闲聊的话题:谁家孩子有本事了,挣大钱了,谁家孩子领回个媳妇了,谁家得孙子了等等

  每次从他们身边经过,都会热情的打招呼,然后寒暄一阵,听他们问长问短,倍感亲切。而老树更亲切,它就像自己一位年长的亲人,始终在那里,迎来送往,默默守望着,见证着我们每个人的成长,从蹒跚学步到而立到不惑到古稀到干古……自己的亲人,老的老,病的病,突然有一天就离自己而去,唯有老树不离不弃,敞开自己博大的胸怀,呵护着它身边的每一个人,夏天为他们遮阳,冬天为他们挡风,就像诗中写的:你若不离不弃,我必生死相依。这句誓言,唯有老树能坚守承诺,至爱的母亲都不能………

  常常想起母亲说过的话:人淡如水,都不如墙上的一颗钉子,钉子只要你不拔,它永远会在那里。可人今天还好好的,明天说没就没了,谁也说不准。

  的确,看到老树,总会有种物事人非的失落和伤感。下次回到家里,我们一定得在老树前留个影,要看清它的枝叶,到底是棵什么树!

  现代关于老树的情感散文:门前的老树

  家门前有一棵苹果树,可惜的是它已经老了。树干的皮以发黑,裂了,枝丫有些已枯了,有些虽鲜活,没到春天开花,可花落了,果实也落了,不结果子了。家人几次商议要把它从根挖了,在门前又不好看,又占地方,只有我不同意,只有我深深记得这棵老树。

  当初是父亲在外向一家人要的,扛回来时,只有一把粗,一人多高。由于这苹果很好吃,那家人还不愿给,是父亲磨了半天才磨来的。扛回后,父亲就在门前的场院边挖了坑栽它。我在一旁当帮手,坑挖好后,树放进去,我去提了几壶水倒进去,埋了土,栽好了树。

  我和父亲都是木命人,树当然栽下去,也就活了。第二年就开了花,挂了几个果子,我们一人吃了一个,很脆,很甜。从这时起就爱上了这棵树。

  后来,树越长越大,花开的也越繁,果子结的也越多。每到春天,我家门前就被这淡红色的苹果花装点的异样好看,夏天,就在树下歇凉,秋天,果子成熟的季节,我天天一放学回家就爬在树上,做一季节的香甜的梦。冬天,果子吃不完的,妈妈把它们藏在木箱子里,苹果又香又甜,真让人醉了。

  在过去的这么多年月里,苹果树带给我和我们全家人多少快乐和甘甜呀!

  人是最容易忘恩的。家人竟要挖了它,是由于它老了,不结果子了,而忘了过去结果子时带给咱一家的好处。

  可这棵曾经给了我们家多少甘甜的苹果树的确是老了,一年大多数的时间都挺着枯死般的枝丫,瑟瑟地立着。我仿佛也感到这棵老树象一个暮年的老人,再也找不回当初的枝繁叶茂,花香果香,满树时的荣耀和蓬勃。看看那枯枝,裂皮,我仿佛也感到了老树也在自怨自艾。它的确也是老树,回不到当年了,如果还硬让它那么顽强地撑着活下去,反而更痛苦。和家人商议了几次之后,我们决定:老树的确是有恩于咱一家人,带给我们太多的甘甜和快乐;现在它再也不能给予我们什么时,我们也应记住它的好处。老了,它不能再担当以前一样带给我们甘甜和快乐的重任了,但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,应发挥它老了的用处,把它的枝剃去,留下杆,在不远处再栽一根杆,在它身上绑了铁丝,晾衣服,被子。

  这么做了以后,在铁丝上晾衣服时,我仿佛又看到了这棵老苹果树在安详地笑。

  不久以后,在老苹果树不远的地方,我又栽了一棵小树。

新闻推荐

友情链接: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173nw.com.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